有時候,人需要往回走一小段路,才更明白怎麼繼續往前走。

這回,樹火又再一次回到埔里老家,長春棉紙廠---台灣現存最古老的手工紙廠;再一次親近母親歷經五十五個寒暑的體溫。

『這麼平凡無奇的紙,摸了五十五年不會膩嗎?一張一張地做,要怎麼和機器競爭?』我們問著。
老師傅停下浸在抄紙槽裏的雙手、轉過頭來微笑,手上還沾著一撮紙漿。『東西對了,用一百年都不過時;方法對了,花一百倍的時間都值得做。』
簡單的回答,我們聽到了歲月梳理出來的智慧和情感,也讓樹火繼續在傳統工藝和當代設計間拉一條線,讓生活經驗裡的細節,自己長出來。

看似偶然的相遇,在駐足的片刻仔細觀察,重新省思「好。生活」的態度。
『樹火好生活』 我將停止與你談及設計,如果它離生活太遠。